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张安】隐形烟民

完售前的最后一更!

805摊位在叉烧包01-02


感谢 @安文逸 太太的亲友给我做了辣么好看的封面_(:з」∠)_

所以我没忍住用了比较好看的纸,本子是小料,看在封面的份上,大人们赏个脸五块钱好不好qwq


顺便说一句,这篇是小甜饼,恩,小甜饼。


4

张新杰又点上了一根,和安文逸一起抽。

“抽烟的时候慢一点,过肺的时候不要直接把烟雾吞下去,记得鼻子吸气。”

张新杰这么说着,特意放慢了动作。安文逸看着他,对方的胸口随着他的呼吸和吞吐烟的动作略有起伏,安文逸试图跟上他呼吸的节奏,却忘了手上还夹着根烟。

“你打算等烟烧完?”

张新杰弹了弹烟灰,转过头来对上安文逸的视线。安文逸愣了一下,低头看向手上的烟,烟灰已经积了长长的一节,在他抬手的时候烟灰就掉落了下来。他试着按照张新杰的方式来了一口,应该是因为被盯着所有有些小慌张,安文逸的这一口烟还是有点大。虽然被呛到了,不过没有之前那次咳得那么严重了。

“烟的话一口可以不用吸这么多。”张新杰吐出一口烟,开口道,“多带点空气进去比较好入肺。”

安文逸将信将疑,嘬了一小口烟,混着空气吞了下去,再慢慢吐出来。这次终于是没有咳嗽了,安文逸还是不太喜欢这个感觉:“喉咙口那儿有点儿刺啦,不太舒服。”对于这个,张新杰只说了一句习惯就好。

 

“再来一支试试?”张新杰这话明显是说给安文逸听的,中南海的烟盒里现在就还剩一根烟晃荡着,他看着难受。

安文逸手上那支才抽完,刚才多亏了张新杰的提醒他才不至于烧到烟的滤嘴,自然也避过了靠近滤嘴最苦最涩的哪一个部分。

“我这里没有了,前辈不抽了吗?”

“我自己有,这一周的份都攒下来今天抽了。”他掏了掏口袋,把自己惯抽的那一盒黑冰拿了出来。他咬了咬滤嘴,几乎是微不可闻的一声响动,张新杰咬碎了里面的爆珠,点上了烟抽了起来。

 

“前辈原来喜欢万宝路?”

“也没有,只是这个我抽习惯了而已。”张新杰想了想有补上了一句,“薄荷味比较重,提神醒脑。”

 

安文逸没有再搭话,摸出烟盒里最后一根中南海叼上,转身打算向张新杰讨打火机。张新杰却没拿出打火机的意思,直接叼着烟凑了上来。安文逸没有反应过来张新杰是什么意思,像是受了惊吓一样,往后跳了一步,嘴上的烟也没叼住,掉在了地上。

张新杰没忍住自己的笑意,刚吸进去的一口烟还没过肺就笑的喷了出来,安文逸还纳闷着呢,张新杰就已经调整了过来,一本正经地说:“Zippo没油了,将就一下对个烟。”

这对安文逸来说哪里是将就,这分明是世界上最好的粉丝福利了!只可惜安文逸已经没有烟了。他看了看张新杰,对方的脸在香烟的烟雾里迷蒙着,嘴角的笑意完全压不住。安文逸撇撇嘴,把视线转到那支已经滚进路边小水沟里的烟上,小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张新杰你TM倒是先说一下啊。”

 

“我听到了。”

“咳哼。”安文逸清了清嗓子,“前辈以后先跟我说一下会比较好。”

“是我不好,你抽我的吧。”张新杰掏出烟盒递上去,示意安文逸拿一根,安文逸也不推辞,拿上一支就凑到了张新杰的跟前。

过程还算顺利,如果排除张新杰在那边提醒安文逸吸气的话,现在这个场景简直是完美的。

薄荷烟对于安文逸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和之前的中南海完全不同,薄荷烟独特的清凉感随着烟气一丝丝地沁入安文逸的肺叶,张新杰说如果觉得薄荷味不够的话可以咬开滤嘴里的爆珠,安文逸却觉得这样正好。

 

两个人安静了很久,直到两个人都把自己手上的那支抽完了之后才有了交流。

“为什么现在还要叫我前辈?”张新杰这么问道,脸上虽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插在口袋里的手却是闲不下来,一直在拨弄打火机的盖子。

“叫习惯了,称呼一下子改不过来。”

“两年多了,我觉得你没想要改啊。”

“前辈这是什么意思?”安文逸反问道。

张新杰却像是哑了一样,莫不做声。过了好长一会儿才又开口:“烟怎么样?”

“嗯?”安文逸也是没想到他会直接转移话题,还转的这么生硬……“味道不错,只是……”

“只是什么?”

“我好像头有点晕。”

安文逸晕烟了,初学者很常见的症状,主要还是自身的免疫系统不能适应尼古丁的存在,一般来说烟多抽几次自然而然会好。张新杰稍微说明了一下安文逸也就了解了个大概没有太在意。

 

然后张新杰问了安文逸现在好点了没有……

然后张新杰问了安文逸喜不喜欢这个烟,如果喜欢可以待会儿跟他回宾馆去取,他有多带几包。

然后张新杰问了安文逸明天白天有没有空,说是打算和他一起出去走走。

安文逸一个一个地应了下来,现在好多了。烟的话自己可以买,劳烦前辈费心了。明天白天是没什么事情,出去走走也好。

转念一想,用半开玩笑的感觉对张新杰说:“是不是今天跟前辈去拿烟的话前辈还会希望我留宿。”

“如果你不拒绝的话。”

张新杰回答的一本正经,反倒让安文逸闹了个大红脸。好吧,安文逸还没认输,逞强似的加了一句:“把你们霸图明天团队赛安排给我看的话我说不定可以考虑一下。”

“文逸,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忘我现在没有负责战队训练只是在跑公关方面的工作。”

“我也一样,就算拿到手一帆也不会要的,前辈没听出来这是句玩笑吗?”

张新杰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换了个话题跟安文逸边走边聊,走进了美食街。


评论(8)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