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张安张】离岸(民国paro)分裂2

我终于又来更新了,学校里的事情忙成doge

于是学习兔兔要开始催 @苏砂 的世界联赛更新www

上一更的最后有改动,建议看完以后再来看这边的

正剧终于要开始了呢w这节小安没上线刷心脏组

愉悦的打手稿时光正在召唤着我www

之后尽量日更求督促!

天窗挂着自催!


2

局势变化之快令人无暇分心去顾及别的什么事情,宁汉合流后,蒋介石下野却并没有消停。娶了宋家的小女儿美龄,然后又去日本会见了时任首相相田中义。回国后不出两个月,蒋介石再次上台,打出了二次北伐的旗帜,联合各地军阀势力一起攻打张作霖。

战争并没有持续多久,北伐军的推进速度很快,虽然也有日军加以阻挠,却仍没有对结果产生过大的干扰。

两个月多十天,6月15日的时候,南京政府发表宣言,宣布“统一”告成。虽然东北的张作霖被日军炸死名义上仍未归降,总也还是平复了国内的大半壁江山。

可是这并不能成为解开矛盾的钥匙,国民党新军阀和其他各派系军阀的矛盾由来已久,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解得开的,虽然已把奉系逼出关外,但是真正难以安定下来的,是这只军队的内部。

张新杰看的很清楚,他知道也许再过不久,这次战争就会变为内斗。

不出其人所料,在12月29日张学良于东北易帜后,蒋介石就在一月召开了一次会议。

可这并不失为一个契机。

“好久不见了,老同学近来可还安好?”

“时局如此,何来安好之说,只是能苟且偷生罢了。”

“喻参谋说笑了,在李师长手下办事可比我们轻松不少。新杰,你说可是?”

“肖老弟你可别太谦虚,八军的日子也悠闲地很。”

“不能说是悠闲,大事虽然不多,那些琐碎的小事却是件件要我操心的啊。”

“这也不愧对你的名字啊。”

“哈哈哈!”

“哈哈哈!”

三人相视而笑,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自它们认识开始就没有少开过,毕竟曾在一起求学,那几年的同学情谊都是难以忘怀的。虽然日后都从了军,可无奈编队差的太远无法一起共事,像现在这种得以相见的机会是少之又少了。

“哟呵,三位心脏都在呢哈,”来人没有敲门,直接就就走了进来,在座的三人也像是习以为常的样子,其中一人转过身来说道:“要说心脏怎么也比不过叶神啊。”

“文州越来越会说话了啊,少天教的吧。”

“呵呵。”

“呵呵。”

叶修见那些人并没有意向继续刚才那没营养的话题,也就做了罢,转而掏出一沓纸,叠得很工整,看上去有些不像这么个吊儿郎当的人的手笔。把纸一分,人手一份,“叫你们都来就是这件事,你们自己看吧。”点上一支自卷的烟卷,深深吸了一口,再吐出连片的烟雾。这时候房间里安静得很,只剩下沙沙的翻动纸张的声音。

一支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估摸着都看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叶修才再次开口:“都看明白了?”

不再有面面相觑,三人都很直接的点了点头。

“除了小张以外,我们这几个人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哟!”他便是这么说着,“该跟你们说的我都写这纸上了,愿意跟我一起的就留下吧。”

没有人动。

“都要跟着哥干?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事情风险挺大的,毕竟现在大局不是我们所能完全掌握的。”又燃起了一根烟,叶修这么说道。

“我认为,叶中将你在没有把握之前并不会轻率地做出举动。况且现在,你做出的动作一点也不小。”

张新杰所说的是一点也没错,在座的四人在现今的军界都是影响力不小的。且不说叶修本人,剩下的三人都是极精于战略的,仅算战术一项的话,甚至已经到了和叶修并称四大战术大师的地位。叶修这次,必定是有大事。

叶修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自己的卷烟。又一支燃尽,他才再次开口:“蒋中正这次,是铁了心要一个人干独裁了,孙先生的话他怕是再也不会放在心中咯。”还是那样带着几分无所谓的语气,可是无论谁听都会觉得这话里还包着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叹。

“我说小张啊,作为现在最安全的人,你倒是猜猜这老蒋接下来会干些什么事。”

对于叶修这突然的发问,张新杰并没有感到诧异,只是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努力使自己的语调听上去更为平静一下:“裁军。”

是的,没错,裁军。

这两个字几乎是在场四个人的共识。从北伐结束以来,除了蒋系一支军阀势力其他的军阀势力在各地也有做大的趋势。谁不想获得更大的利益呢?对于利益的渴求使的蒋介石与其他军阀之间的矛盾很快又产生和激化。所以这个时候做出裁军这一决定来制衡各方势力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评论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