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民国遗事》(张安张)[民国repo G文]

不能我一个人被虐呢

喵哉の脑洞:

                                             《民国遗事》(张安张)





【推荐BGM:老妖的《民国遗事》】


BY:Coral/喵哉【感谢梗提供者静言】


※  lo主不接受真人PK式谈心!!!





       张新杰还在北大授业的时候,曾经又一次无意间和安文逸闲聊提起过自己喜欢江南的风光,特别是苏州的吴侬软语,沏上一壶清茶,听一段评话也算是他们这个时代间的风雅之事了,当然如果是在和平时期这倒也不是一种奢望,只是当他们到达南京会师的时候,战争早就打响,军部的事情就足够让张新杰忙的焦头烂额,这份难得的趣味也就成了一言带过的闲话,除了安文逸就没有其他人会记得。


       其实安文逸没有告诉过张新杰,他小时候随着父辈去南边游玩的时候听过那么一次评话,但那时的他才6岁,根本不明白台上的人咿咿呀呀的在说点什么他听不懂的话,唯一还记得的是在听书的地方有好吃的果子,小时候记忆太模糊,导致安文逸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敬爱的先生会喜欢那种调调的戏文,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老师应该是会喜欢京剧铿锵有力敢爱敢恨的故事才对,直到很久以后安文逸才悟懂了点什么。


      1945年二战胜利并没有给党内的气氛带来些许轻松的气氛反而更为紧张起来,特别是在重庆谈判结束之后紧张的气氛更为明显,首当其冲被打压的像是宋庆龄、李济深这样明显的左派份子,张新杰也因为他曾经提出过国共合作抗日的想法被打压,介于张新杰在党内的特殊身份只是遭受到了软禁,但是过了没多久就传出了张新杰病逝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安文逸面无表情,拿着军部送回来的一副眼镜一块怀表默默的离开了,他内心异常的清楚张新杰这是被秘密处死了。


      那天之后安文逸依然还是这么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每天按时的去国防局情报部报到准点的下班,工作还是有条不紊的完成着,那些开始还担心安文逸会因为是张新杰的学生,而一直在暗地里监视着他的人,也因为安文逸淡然的处事方式而渐渐放松了下来,唯有一直跟着安文逸出生入死过的副官才察觉出安文逸的细微变化,但是这个奇怪的念头只是在副官心中一闪而过,面前的人依然是安文逸,只是脸上少了以往和煦的笑容而已。


      不过安文逸实实在在的在发生着某些改变,从他的时刻表开始和那个人一摸一样开始,不出两年时间笔下字迹,都变成了张新杰那一手漂亮的柳楷,更不用说他就习惯了46年的饮食习惯和说话措辞方式,如果你同时熟悉安文逸和张新杰两个人,你就可以轻易发现几乎就连扶眼镜的小动作都是如出一辙,而叶修就是那个真真切切感受到安文逸变化的人。


       叶修上一次见到安文逸还是在得知张新杰“病逝”的消息后的短暂探望,而这次安文逸被上面明升暗贬,调配到军统上海特务站担任站长,叶修也是作为老长官过来送行的,不过安文逸惊人的变化让叶修这个素来淡然的人也为之震惊,看着面前略显消瘦的前下属,叶修不住的摇头念叨:“文逸啊…你这可真是魔怔啊……”


      安文逸本人倒是不可置否的推了推带了多年而显得老旧眼镜,也没有反驳出声叶修,倒是让叶修看出了几分装傻的意味,闲扯着寒暄要安文逸到上海之后给自己邮点特产过来,叶修也是老狐狸没有提起党内现在混乱的局面,直到安文逸拿出那块怀表看了眼时间说火车时间快到了,叶修才结束了话头,目送着安文逸挺着背带着副官离开情报局大门的背影,叶修一个人站在院内深吸了一口烟缓慢的把烟气吐出,无奈笑的看着有些阴霾的天空,用着几乎可以被风一吹而散的声音感叹:“新杰,你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学生啊。”


      这也是叶修最后一次见到安文逸,局势动荡的变化让人捉摸不透,谁有可曾想到这个曾经意气风发投身革命的安文逸,到最后才是真正把重要关键情报传达出去的人呢,安文逸是单线联系共方,在他的理解中他只是在做着如果是张新杰在面临这个情况下,才会做的事情,一个正确的事情。


      用沉默拒绝了蒋方发来的迁都台北的命令,上海解放的当天安文逸穿着合身的中山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甚至刻意把张新杰送给他的钢笔别在胸前的口袋中,坐在办公桌前等待解放军的到来。


      虽然有李济深先生亲笔写的保信和传达情报的功劳,安文逸也只是逃过了牢狱之苦,作为国民党内部长期担任情报传递的站长,审问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负责审讯的军官觉得实在榨不出什么新消息的时候安文逸才被放过,当安文逸离开情报局大门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蒙蒙亮,如释重负已经不能来形容安文逸现在的心情,嘴角向上勾起他露出了这几年来第一个笑容。


      退了国民党后安文逸拒绝了共方的邀请,只身一人离开了上海这次唯一来送行的,只有在战争开始前就被遣散了的副官,明明50岁还算是中壮年,但是身着半新马褂两鬓斑白的他看起来格外沧桑,经历了太多安文逸却不能用手中笔记录下分毫,记录下属于张新杰和自己的故事。


      离开上海安文逸突然想去苏州看看,找寻张新杰曾经提起过的闲情雅致,直到下了火车安文逸才想起现在是战后,哪里可能会有说书场让自己听一台评戏呢?不过世界上缺少的正是不屈不饶的精神,安文逸打听很久倒是真找到了一位评话老艺人,弯腰求了老人家很久,老人才愿意给他唱了一段《三笑》节选,老旧的小院里拨弄着小三弦和老艺人哼唱的吴语,配上粗茶和安静聆听的人,直到安文逸的突然一声嘟囔打破了这个难得的静谧。


                  “老人家,方才是不是快了一拍?”


      老艺人倒是一愣放下手上的小三弦,拿起一边的粗茶吹了吹喝了口后打量着面前这个中年人,笑着又拿起了小三弦拨弄了两句,没头没尾的感叹道:“古有云曲有误周郎顾,搁到现在,变成曲有误张郎顾了啊…”对上安文逸略带疑惑的眼神也倒是耐心的解释了一次:“我虽然没见过你故事中的张郎,但是冒昧猜想,应该就是这样。” 


       旁观者清的一言点透让安文逸心中百感交集,他改变自己所有的习惯,慢慢的把张新杰这个人铭刻到自己的骨子里,安文逸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忘记张新杰,甚至略带偏执的想对所有人证明,你们既然不允许有一个张新杰,我就成为一个张新杰,用这种方式,让普天之下的人认可,铭记。


                   所有的一切理由,只是因为他爱他。


      安文逸一生只听过两次评话,两次皆是启蒙,唯一不同的是后一次被点透了人生,和老人家告别后安文逸突然想找找看当初张新杰教书育人时候的心境,倒是组织起一些战后的孩子们,教着他们认字断字和一些自己这半辈子所知道的人生道理。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那么几年,安文逸甚至可以说,这是在和张新杰相知相恋之后过的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他不用去勾心斗角,不用去考虑其他的事情在做着曾经张新杰干过的职业,只是有时候安文逸会回想起在北大和张新杰讨论学时的情节,恍如隔世。


      1966年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的拉响了序幕,红卫军气势汹汹来到安文逸家的时候,安文逸穿着打了补丁但是依然整洁的马褂站在门边,看着他们把自己给孩子们准备被手抄书籍撕毁,那些孩子们曾经坐过的板凳被砸烂,没有皱一下眉,直到红卫军硬是按着搜身,从安文逸身上摸出那支钢笔要往地上摔的时候,安文逸表现出了上过战场的凶狠劈手夺回钢笔,任由红卫军怎么咒打都不松手的护着张新杰留给他所剩不多的东西。


      红卫军打砸累了愤愤离开后,安文逸过了很久才拖着全身疼痛的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试图拍去衣服上沾染着的灰尘,这个简单的的动作让安文逸花费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来打理,走到写字台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摔破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凉水,紧紧握着的钢笔被旋开,从里面挤出的透明液体在杯中化开,那是安文逸早在几年前就给自己准备好的,也到了该用的时候了。


      找到一张还算完整的纸,把突然想起的戏文写下后,拿捏起杯子窝在手心,安文逸一晃神还以为看到张新杰站在他的面前,喃喃的叫了一声:“…老师……新杰…”忽然觉得自己又像是魔怔一般摇了摇头,嘴角上扬的喝下了杯中的毒。


      当红卫军隔了几日再次来到安文逸家中的时候,唯有一具伏在书桌前凉透的尸体,尸体下面还压着一张纸,上面硬挺的柳楷写着短暂的一句话:


    “至吾爱新杰: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安文逸绝笔。




                                                    ——END——


=======================================================


后记:


        这是给 @高能磷酸键 的《离岸》写的G文…和太太的结局应该会很不相同,毕竟这是我家林老师突然想的梗鞭策着拖延症的我投喂给他233…而且比我一开始打算写的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萌感【《=什么形容!】_(:з」∠),我文笔也浅淡淡的叙事风格估计这辈子都改不了这毛病了,也从来没写过民国repo的文,希望没OOC的太厉害吧


      呃…虐到的话…lo主不接受真人PK形式的谈心…其他都可以……




 



评论(1)
热度(51)
上一篇 下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