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我也不知道标题写啥就是腿个稿子

收录于 @海底捞兔  太太的唐昊中心本《糖糕不高兴》里面没有标题的那篇昊翔昊ojz
纯粹是因为lof草太多发发稿子除除草ojz
别介意格式,iPad客户端就是这么的ojz
等我明天开电脑调整!
非职业选手设定!
游戏玩家设定!
七期都在同一个工会设定!
以上接受请往下!






“我靠!唐昊你是不是傻逼!去死行不行!”孙翔的嗓门很大,虽然在这晃动吵闹的绿皮车车厢里不那么明显,但站的近的几个农民工打扮的人都已经把头侧过来看着他们。

“你才去死呢!孙翔你声音能不能小一点啊我去!”唐昊明显是受不了周围人盯过来的眼神,语气虽急但是声音不大。

“我为什么要去死,买站票的人又不是我。”

“说的好像坐票有票一样。”唐昊毫不客气的回道,“实在不行等有广播了去补个卧铺罢了。”

孙翔也没接话接下去,身子往边上一靠,头一扭,明显是衣服対唐昊爱答不理的样子。唐昊也由着他,既没多搭话自讨没趣,也没就这样甩头对人不理不睬。就挨着边上的小少爷站着,低着头玩自己的手机。

这天去H市的行程是两三个月前就已经定下来的了,也就是一个游戏玩家们的工会聚会而已。本来两个人都是可以直接坐上高铁,再不济也有个动车,安安稳稳的小睡三四个小时就到H市了,可是谁知道这个两个多月前预定好的行程却因为台风来了高铁停运而改变。

也不能怪他们一定要在台风天里出行,聚会的城市并没有受到台风影响,只不过是苦了他们这些从沿海城市赶过去的人而已。

火车还在列车线上开动着,绿皮车的速度自然是比不上动车的,唐昊故作深沉的向车窗外望去,看着外面的风景夹杂着雨,一点一点的往后退去。他像是突然想是想到了些什么,推了推身边正玩着手机的孙翔:“喂,你看看票,我们这是在第几节车厢。”

“六车,怎么了?”

“啧,大爷你先别玩了,陪我一起挪个地儿。”

“干嘛啊?”

“到当中点去,有了卧铺票的话补起票来方便。”

“哦。”孙翔听到这话也不是很明白,自己之前也没有做过这种绿皮车,但是看着唐昊似乎是很有经验的样子也就跟了上去,

唐昊说的自然是没错的,一般来讲绿皮车要补卧铺车票的话都是在车长室那块的,而车长室通常在列车当中,到时候一有消息就直接边上补一下票,这是最快的方式了。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两个人最后补上卧铺票的时候火车都已经开过两三站了。也是巧,正好是同一张床的上下铺。不过对于孙翔来说这个消息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现在站得很累,腿麻脚酸的,很迫切的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13车013床,我下铺你上铺?”唐昊问道。

“行行行,不管什么样都行,累死我我得去躺会儿。”孙翔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无力和唐昊多去争辩什么,到了唐昊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的地步。唐昊也乐得这样,心里猜想着孙翔八成是没做过绿皮车没上过卧铺,盘算了下待会儿怎么整他玩。

到了地儿孙翔就马不停蹄地一丢包,踩着栏杆就想往上铺跑,唐昊也没拦着,就提醒了句别忘了脱鞋就自个儿窝到了下铺去。

孙翔很快就睡着了,显然是困了。唐昊把玩了会儿手机觉得无聊就伸手顶了顶上铺的木板:“诶,二翔,睡了哈。”

上面的孙翔愤愤的被吵得有点不开心,愤愤地翻了个身回了他一句:“睡了睡了,你别烦我。”

可是下面的唐昊并消停不下来,还是不停的戳着上面的床板,闹得睡在上铺的孙翔一点都不安生。孙翔可是急了,本来就累因为大早上起赶火车还站了半天给跟的半死不活的了,好不容易能得空歇会儿,唐昊这个傻逼又再给他瞎折腾,可让他烦了。

“唐昊你能不能消停会儿!老子要睡觉!”孙翔被闹得躺不下去了,迷迷糊糊间猛地一个起身,“诶哟卧槽,撞到头了。”这下孙翔是彻底清醒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翔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这里是火车上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特么知道这是火车上,次奥这绿皮车车顶怎么这么矮。”孙翔小声的抱怨着,因为车顶矮只能猫着腰坐着,他索性就把两条腿跨在床沿的栏杆上,荡了下去。孙翔一边玩着手机,腿也不住地晃着,弄得火车床板吱嘎吱嘎响,这回轮到蹲在下铺的唐昊心烦了,这吱嘎吱嘎的声音吵得他连手机游戏里面的音乐都听不清了,判定的prefect率直线下降。刚刚打完一首曲子停了手,他立马放下手机顶了顶床板,示意孙翔不要再吵闹了。孙翔哪会听他的呀,刚刚被唐昊吵醒一包气还堵在胸口没发出来呢。这不,这一双大长腿晃得更起劲了。

唐昊被他晃得也是来气,也不出声说什么,就放下了自己的手机,抬手把上铺的床板敲得砰砰响。这一敲,上铺的孙翔可就更加的来劲了,腿晃得根本停不下来!唐昊见状也不敲床板了,想直接把孙翔从上铺叫下来好好讲讲道理,可谁知道一伸出头去,孙翔刚好一脚晃过来,不偏不倚正中眉心。

“哎哟卧槽,羊习习你大爷的给我下来,你踢到老子了你知道么!”这一脚可是把唐昊的火给激出来了,这一声叫得,把隔壁几个隔间的人都给引了过来,探头探脑的在往里看。列车员还倒出了什么事呢,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先是驱散了围观的人,再是敲了敲隔间的门进了去,问道:“这里出了啥子事么?咋外面那么多人围着,动静还那么大。”列车员讲话带着股川普的味道,说话又快,孙翔和唐昊两个南方孩子一下子愣是没有反应过来。倒是隔间对面床的人帮他们开了口:“上铺滴那个娃子,踢到下铺的头嘞。,莫撒大事。”

“莫事就好哈。”列车员这么说着,退了出去,这边两人还在愣着呢,对面又开了腔:“小年轻有活力也不要这么闹腾哇。”

虽然还是带有一点口音的话,不过好歹说的慢,两人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道歉。

两人这终于算是消停了,唐昊对孙翔说咱们还是先睡会儿吧,孙翔也是应了下来,在上铺老老实实躺好。可没过多长时间吧手机却开始抖个不停了。仗着办了套餐,短信随便发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

先开始抖的是唐昊的手机,本来他是打算好好眯一会儿可被他压在枕头下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个不停,他本来还当是工会聚会的那边来的消息问到哪了,结果摁亮屏幕一看,你有五条来自羊习习的未读消息!唐昊当时的心情真的是要日天了,可是该看的还是的要看啊,不然待会儿信息还要多。

羊习习

·糖糕我刚刚被你弄醒了我特么现在一点都睡不着!

·火车这床板真硬我刚刚怎么没发现啊靠!

·唐昊我好无聊你知道有什么事情可以干嘛?

·我去唐昊你是死的吗怎么还不回我短信!

·唐昊你理我一下要死啊!

唐昊看着信息,眼睛眯了眯,往床边上一瞥,果真看到一坨浅亚麻色的毛飞快的往上铺缩了回去。他的嘴角弯了弯,拿着手机开始敲字。

摸约半分钟后,孙翔的手机突然有了动静,唐昊听着上铺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翻身把自己的头埋在枕头里偷偷地笑了起来。

孙翔看到的短信是这样的:

傻逼这里是硬卧,要睡软床滚到软卧去。你想找事干的话就到下铺来。

他自然是不解的,转手就是一条短信发到了保存为糖糕的收件人那里。

糖糕你说说你要干嘛啊。

在对方给出了干什么等你先到下铺来再说的答复之后,唐昊终于如愿听到了那梯子嘎吱嘎吱的响声。

“糖糕,你说啊,叫我下来到底干嘛。”孙翔蹲在下铺边上靠近床头的位置,伸手推了推背对自己躺着的人,哪曾想那人就直接一个翻身过来吧唧一下亲上了他的嘴。

这甚至不能算作是一个吻,仅仅是嘴唇和嘴唇互相接触一下又放开,平时这种事他俩又不是没干过,可偏偏就是这次把孙翔搞了个大红脸。

“我去唐昊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这是在火车上好伐。”孙翔把声音压低了跟唐昊说话,还不忘瞅一眼对面有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事情。

“孙翔你不是吧,这样就怂啦。”唐昊故意凑近孙翔耳朵压着声音说话,末了不忘用嘴唇轻轻蹭一下孙翔的耳廓。这可让孙翔一下子炸了毛,涨红着一张脸对着唐昊说:“你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让你干我你干不干?”

“啥?”

孙翔整个人都是呆住的,他和唐昊吧交往了两三年了,两个人搞上之前都是纯1,结果就因为这个闹得俩人的关系到现在都还只停留在互撸这个阶段。虽然说平时打打闹闹的看上去剑拔弩张一副随时都要爆发世界大战的样子,可是其实两人感情挺好的。所以今天唐昊突然提出来说要让自己干他,孙翔说不高兴那肯定是假的,然而这地点偏偏就在个火车上,孙翔倒也是想干,可对面上下铺还有四只眼睛看着,隔着隔间还有不知道多少只耳朵听着,他倒是想干也不好下手啊!

于是孙翔就在那儿愣了半饷,唐昊也没找他说话,就等着他脑袋反应过来。

“我靠唐昊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你也不看看这里是给什么地方啊靠,我倒是想干你觉得这个地方能干?”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羊习习你真不愧是全公会最二的,这你都能信!”

唐昊明显是被逗乐了,拍这床板狂笑了起来,孙翔自也不乐意被耍,直接跨上唐昊躺着的铺面,压住对方的手,一口就亲了上去。

孙翔亲的有点急,几乎是咬上唐昊的嘴唇的,很不幸的是,唐昊的嘴唇还真就被他咬开了一个小口子。唐昊还来不及发出一声痛呼,孙祥的舌头就趁着他牙关松懈的一刹那钻了进来。

两个人都是老手了,说起吻技来可都是不相上下的,接吻的意义对于他们来说更多的在于主动权掌握在哪一方的手里。

这次么,显然是孙翔的。

唐昊已经很熟悉这样的套路了,先是舔舐上颚面,然后再逐一划过上下两排牙齿。最后么就是舌头了。

但是当唐昊很习惯性的把舌头伸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孙翔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来折腾自己的的舌头而是转去吮吸自己的嘴唇。这令他意想不到,不过也让他心里的那一点坏心思冒了头。

她把手从孙翔的手底下抽了出来,转而环上了对方的背。脚也顺势一钩,一个挺身用力,孙翔就已经翻转到他的身下了。

两人的嘴唇还是贴在一起的,主动权交替了而已。

唐昊的吻一向是没有什么逻辑可循的,和他本人一样,一上来就横冲直撞的,不带任何顾忌,随心所欲的上,随心所欲的走。并不会说带着恶意用些小伎俩让你舒服,只会让你体会到他的霸道。

孙翔确确实实是体会到了,可是他并不想在这个地方擦枪走火,也只能捣了唐昊一下,唐昊也明白他的意思,慢慢地撤了出来,还不忘在若即若离的时候用唇点了点对方的鼻尖。

唐昊放松了手臂上的肌肉,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到了孙翔身上。头埋在对方的脖颈出,慢悠悠的吐着气。

孙翔被他弄得难过了,先是把唐昊的头推开,试图让他面向另一侧,再试着推他的身子。而孙翔被压在唐昊身下,使不出什么力气,凑在唐昊耳边说道:“你起开点,压到我了。”

唐昊不动,把脸又转向孙翔的那边,慢悠悠的说道:“你别动,让我好好趴会儿。”

这个时候会安分的,那就不是孙翔了。他抽手探向唐昊腰间,对着他的痒痒肉一阵狂挠,唐昊当然止不住会动,孙翔趁这个时候一翻身,两人就是面对面侧躺的状态了。

看着唐昊的脸,孙翔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唐昊自然是气不过的,把手向着孙翔的痒痒肉伸过去,结果就是两个大男人在火车的某个硬卧下铺上笑闹成一团。

笑也笑够了,闹也闹够了。两人多多少少都已经有些累了,也就睡了过去。

等到再睁开眼的时候,火车已经过了站,外面是内陆地区夏天的晴好天气,两个人的手机也已然被打爆了,都是工会成员的来电。

唐昊挑了一个回过去,接电话的声音听上去是个文气的男声。

“喂?”

“喂?是德里罗嘛?”

“对的,是我,你是花繁?”

“对,你现在到哪里了?”

“我?”唐昊举着手机看了看边上的孙翔,孙翔点了点头,唐昊又继续说了下去,“我现在和横刀在一起,我们那边高铁停运了,改了绿皮车过来可是坐过站了。今天可能到不了H市啊。”

“啊?这怎么办啊?麻烦先等一下。”通过电波传过来的声音似乎有些慌张,唐昊听到这个声音在和后面的人说明着情况,不久,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一样,话筒对面的声音才再次清晰了起来。

“那么我先和B市来的那批人去我们组好的地方吧,徳里罗你们要不要看看有没有尽快能赶过来的车,不行的话明天来也可以的。”

“好,那我先挂了,等有着落了再联系你们。”唐昊收了线,和孙翔一起走去出站口补票。接下来的安排嘛,得等他们分清楚谁干谁之后再说啦!


评论
热度(30)
上一篇 下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