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草淡】Angle Kiss

旧文搬运向


勿怪。。。






时间才刚过中午,但是我们Homra酒吧的店长已经开始打理起门面准备开店了。
 “那位客人,不好意思,我们还没开始.......啊,原来是世理酱。”
 听到门口传来的铃声,店长急忙抬头准备说那早已烂熟的推托之词,但在看清来人后又立马改了口。
 “啊啦,看来这家酒吧的店长不欢迎我这个来的不是时候的客人,那我先行离开了。”
 “这么美丽的女士能光临小店真是让这里蓬荜生辉。让这样的美女失望可是我的失职。”
 站在门口的她笑了笑走了进来,坐在了吧台前,随手将手上的包和外套放在了一边的座位上。
 “Ma belle dame,今天想喝点什么呢?”双手撑着吧台,嘴角绽出职业性的微笑,等待着面前的人下达指令。
 “我想想......FANTASTIC LEMAN怎么样?”
 梦幻勒曼湖,真是不错的选择呢,层层渐变的蓝色,如同湖水般的美丽,梦幻之湖曼勒啊,上田先生的杰作呢。
 草剃出云习惯性地在脑海中勾勒出鸡尾酒应该有的模样,如同每一个执着于完美的调酒师一样。
 “记得要放足够量的红豆沙。”
 梦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淡岛世理每次来酒吧总会给草剃带来许多伤感,关干口味方面的。
 “Oui, Votre Majesté。”欠了欠身,又继续说道“请稍等,女士。”
 转过身去拿材料时还不忘抱怨一句“果然世理酱的口味还是那么独特啊,什么时候能改掉就完美了啊。”
 话虽是这么说着但仍然按照要求在酒中放入了不少的红豆沙。
 “您的酒,女士。”礼貌地把高脚杯递了过去,然后看着自己苦心调制的渐变蓝色被搅开的红豆沙淹没,草剃出云不禁一阵心疼。
 “出云的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淡岛浅啜了一口,如此说道,接着又一饮而尽。
 “世理酱过奖了。”违心地笑了一下,顺便再为他美好的调酒事业默哀一下。“那么接下来.....”
 “Bloody Mary”
 “世理酱今天怎么想起来要喝蕃茄汁了?那么还是要和上次一样加树莓酱么?”
 “当然。”
 看着转过身去又忙碌了起来的背影,淡岛世理又笑了。她一直很喜欢草剃认真的样子,也很喜欢那个男人被自己弄得没辄的样子。她手托腮看他,嘴角的笑意更甚了。
 杯口被柠檬皮擦拭,倒扣在铺满盐的平面上,让盐均匀地沾上薄薄的一层,再配以橙皮和西芹装饰。
 当伏特加,和蕃茄酱、伍斯特沙司、热酱油、柠檬汁混合的血色液体注入杯中的时候,红与绿的强烈对比让其升腾出一中强烈的视觉冲击。
 “好了,让您久等了,我的大小姐。Booldy Mary,请慢用。”最后加上一勺树莓酱,递了过去。
 草剃出云斜倚在吧台内侧,心理自我安慰道:还好只是树莓酱,不是毛豆泥芥末莳萝这种恐怖的东西。
 “接下来的第三杯酒,吠舞罗的二把手调酒师先生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吗?”饮尽了杯中的液体,似是仍意犹未尽般问道。
 “那么就要看这位美丽的女士是想要刺激一点的Kiss of Fire 还是甘醇甜美的Angle Kiss呢?” 
 “那就Angle Kiss好了。”
 “遵命。”
 说到这Angle Kiss调制起来也简单,利口杯中装三分之二的可可利口酒,再倒上三分之一的白奶油,最后缀上一颗红樱桃就大功告成了。
 淡岛世理也难得地没有让草剃加些什么奇怪的配料,就这样普通地喝着。
 “出云,我听说Angle Kiss这名字背后还有一段故事?”
 “是啊,关于天使与人类的一段爱情故事,世理酱要听么?”
 被问到的人不做声,只是默默地点了下头。
 其实也就是一出俗套的爱情故事,一个天使爱上了一个有美丽蓝色眼睛的人。那个个人说天使是上帝赐予他的幸福,他要用吻留住天使。最后为了他折去了翅膀,但他失去了天使最爱的蓝眼睛。
 草剃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烟抽了起来,他说:“世理酱不觉得这样的爱情很可悲么?”
 “也许吧。”正这么说着,她放下了手中已经喝空了的利口杯。站起身来凑到草剃的面前。
 她取下了他的墨镜和叼在嘴上的烟。
 她将自己的唇瓣贴上了对方的,但数秒后就马上离开。
 她问他:“我的天使,会不会给我一个吻呢?”
 他也笑了附在她的唇边说:“乐意至极。”
 最后便是深吻,来自天使的吻。

评论(4)
热度(6)
上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