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定义

桂和银时关系的转变撒。。。。


银时中心本文稿。。。。。


本子不卖了就发了。。。。


微银桂向,不喜勿入。。。。。。


“银时,你,真的不再回来了吗?”

“银桑我啊,已经回不去了呦,我已经在这里找到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了啊,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银发的那个一如既往无所谓的口气显得苍白,黑发的人口头禅般的吐嘈看着无力。

已回不去了吗?

明明那个时候我们……

从二十年前开始的攘夷战争,到现在看似平和的江户。如此的反差又有几人会想到,在那血雨腥风后竟会有这样灿烂的阳光。且先不论战的胜负成败或别的什么,战争这种东西给人留下的那什回忆总不怎么好。也罢,在战场上最重要的也就是找到那愿意守护自己后背的人。

桂小太郎很幸运,他找到了,而且不止一个。

坂田银时,坂本辰马,高杉晋助还有桂小太郎,在攘夷战争的后期活跃的四人同出自名师松阳的门下。无论是浴血的白夜叉,狂乱的贵公子抑或是其他,赫赫的战功就摆在那里,威名撼四方如雷,可又谁知道他们的背后面。
 

桂小太郎一直认为,坂田银时这个人生来就该存在于战场上,纯白的羽织,纯白的发带,纯白的发丝,那原本纯白的所有都沾染上了血迹。配上那腥红的眸子,那滴着血的长刃,行于这焦土之上,立于那血雨之中,触及目而惊及心,但是美,令人窒息。

不用多去说什么,桂的心里中既是一片清明。银时所期待的,不过就是广厦连筑,雨顺风调的那一片平和;他所要守护的,不过就是能与之并肩,与之执手不弃的同伴罢了。

是啊,不过就是同伴罢了。 
 

同伴,他的同伴会是谁呢?想必都是当年聚于松阳老师门下耹听那谆谆教诲的那些人罢。会有高杉的吧,那个叱咤风云的鬼兵队头领;会有辰马的的吧,那个浪迹宇宙的快援队长官;会有我的吧,这个曾经狂乱的贵公子。也许还会有很多人,很多曾与我们在同一个战场上,也许已经过世,也许还在哪里活着的,那些战友们。

是吗?

是这样的吗?

扪心自问,我没有得到答案。

“银时,他变了。如果是以前的你,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我没变啊假发,变的是你们吧。银桑我从来都一样啊,只不过想好好守护自己的同伴而已啊…现在的我要这样的机会又有什么用呢?复仇吗?报松阳老师的仇?别开玩笑了,松阳老师不会让我们执于此的!”

“啊,是吗?那同伴呢?我们难道已经不再是同伴了吗?银时,你难道真的忘记了吗?那个战场!那场战争!死去的同伴们!银时你明明一直都是最看重这些的,难道全部都忘记了吗?”
叫嚣着,叫嚣着,你怎么了? 

“就因为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啊!”他…发怒了,那样地怒不可遏。除了在战场上,桂没有见过这样的表情。
茶几上的水被打翻了,流了一地。

“假发!我已经不想再经历一次了,那种事情。老师走了之后,我们就已经找不回原来那个高杉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是不是还要让我再也找不回你和辰马吗?”

原来只是害怕么?那我还真的是看错了人啊。

“银时你到底在怕什么?难道就只是怕失去些什么吗?那我真是看错你了,你以前不会像现在那样患得患失,你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个气吞山河,横扫千军的白夜叉去哪里了?不将天人摒除,江户就不会回归原来的面貌,难道你…” 


“假发!”忙不更迭的打断对方的话,“现在的我是坂田银时!不是那个白夜叉,你所期待的那个白夜叉已经死了!不存在了!现在我只是坂田银时而已!只是这个万事屋的老板而已!”

他怒了?或许不是吧。这也许只是一场爆发而已,他也不想的罢。

也可能,只是不想,再回到那个过去罢了。

那个过去,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羁绊,太多的不舍。

在那个天空,被鲜血然后的时候,人,是不是只剩下了本能?

拼杀,有什么意义?只是为了存活而已罢。这里的每一个人,最终的目的只不过是要活下去而已。要守护别人?这只是空想吧,连自己都顾不上了还顾得上谁?

在那个天空,被鲜血染红之后,人,是不是只剩下了本能

两个人都沉默了,黑发的那人怔怔得看着银发的人,说不出话来。

其实桂小太郎也不是不明白,银时会变成这样的原因。那是恨吧,恨自己的无力。

没有守护好自己的同伴呢,没有……银时好像真的没有好好地守护着,同伴……吗?

是啊,同伴

现在的我到底还能不能拥有这个称呼呢?银时。

你的,同伴

桂小太郎常这样问着自己。

那场战役之后,分道扬镳的他们在江户各地奔走。努力集结人马企图再大干一场的人不在少数,桂小太郎就是其中之一。但他唯一没有忘记的就是去搜罗以前同伴的消息,高杉带着他的鬼兵队怎么样了;坂本和他的快援队又在宇宙的哪里;以前的那个谁娶了妻生了子一切似乎都有些许零星的消息。

唯有他没有一星半点,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了无音讯。

桂自己也没有想到最后联系不上的会是坂田银时,明明看上去他会是最容易联系上的一个,毕竟同伴在他心中的分量不能小觑,完全联系不上没有音讯果然会是让人感到不安的。

他开始感到迷茫,开始想到质疑。

这一份友谊,这一份真挚,这一份在黄土血空下托付后背的坚定情感,那个白色带血的人,到底是怎么看待着他们的,到底是把它们放在了哪个位置。

他不知道,不清楚,没有想明白过。

“假发,你也是,坂本那小子也是,早就不是同伴了啊……”

啊,果然是这个样子的吗?完全被置于一边了啊,想和你再次并肩看来是不行了呢……

“是朋友啊,假发哟,我和你,和坂本那个家伙早就已经不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同伴了啊。银桑我啊,现在在这间万事屋里没事混混日子,坂本在宇宙里到处乱飞做他的生意,假发你在搞你的攘夷,我们所做的事情,追求的目标完全不同啊,为什么要用同伴相称呢?”

“银时……你……”

“所以说假发,现在的你是我的朋友,不再是同伴了,同伴什么的……”正说着,银发的人作势拉下本不存在的百叶窗,看着楼下的人笑了起来,

桂当然也看到了,那个橘发得少女和平头眼镜,啊,这样。

同伴和朋友的定义并不相同,但如果是友人的话还是可以一起前进的对吧,银时。

黑发的人嘴角弯起一抹弧度,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都说了不是假发是桂!”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