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张安】HCHO 番外

大家好这里是那个小受冰凉梗的……番外……

是的这篇文的名字就叫HCHO了……

没错这个就是甲醛的化学式……

没错lo主不会起名字……请你们原谅一个理科生好吗QAQ

没错lo主是个正文都没放就放番外的逗比OJZ

lo主正文其实写完了就是不想打字你们来打我啊OJZ

设定看这里QAQ:关于之前的张安脑洞,这里来放一下详细设定


写明的CP只有张安张,攻受自由心证,别的CP也是!


以下正文,受不了理科生脑内冷梗的还有语文老师死得早的描述方法的请速度撤退OJZ





HCHO番外 

 

  

 

“叶教授,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这不是临时有事吗,小安你就帮我代一节课吧,实在不行我叫上你们内老师……谁来这……哦哦哦对小张。”

 

“这……好吧。”

 

所以被赶鸭子上架的安文逸就这样站在了J区青少年活动中心的门口,原本在这里义务给学生讲课的叶修由于某种不可抗力今天不能来,所以让自己……还有自己专业课的老师张新杰来代课。

 

 

 

“E楼501室,看起来是在这……”

 

“现在是周六早上的八点零一分二十五秒,安文逸你迟到了。”低头看了看表,张新杰这样对刚刚推开楼梯间那扇门的安文逸说道。他的音量并不是很大,但是在空旷的楼道里却着实显得十分清晰。

 

“啊!?张……张老师你……你已经到了啊。”

 

“准时是很重要的,但是这里的辅导老师似乎还没有到。”正说着他试着动了动实验室的门把,“很显然,门是锁着的,我们也进不去。”

 

“……”

 

等人的时间总是过得有点慢,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氛围下。两个人站在走廊的两侧,一人靠着实验室的门,一人靠着走廊的窗,直线距离不过两米。

 

安文逸的神色显得有点紧张,只是装作低头玩手机的样子,手上的动作却只是锁屏,再解锁,如此循环往复。毕竟一个自己十分崇敬的前辈,现在又是自己老师的人就这么站在那里。冬日上午那略带暖意的阳光透过窗玻璃斜斜地照了进来,安文逸偷偷的瞥了一眼那个沐浴在阳光中的男人,不得不说在这种柔和的光线下张新杰那略带棱角的五官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这个时候张新杰却也抬起了头,视线相交的那个瞬间,安文逸却避开了目光,装作没事的样子扶了扶眼镜。

 

张新杰也不做声 低头看了看表,之后就把目光全放到了安文逸身上,他料想着安文逸不会在抬头看他,目光就放肆地在对方身上游走,驼色的大衣,可能由于之前急匆匆的赶路所以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里面的针织衫和衬衣却还是一丝不苟地被穿在那个人的身上。下半身也是极其普通的牛仔裤和跑鞋,就是这种平凡到被丢进人群就完全丧失存在感的样子,在此时的张新杰眼里依旧放射着耀眼的光芒。

 

但心脏如张新杰也不会预料到安文逸会在这个时候转回自己的视线,他本以为......

 

安文逸也没有想到自己回过头的时候会被张新杰这样注视着,对方的目光像是有实体一般将他牢牢地固定住,他有些窘迫的开口道:“那个……张……张老师?”

 

 

 

张新杰被安文逸的声音唤回了神智,急急忙忙的撤回了自己的目光,轻轻的咳嗽了几下。

 

尴尬!

 

尴尬!

 

尴尬!

 

重要的词语要说三遍,现在这个词用来形容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点都不为过。

 

正当两人纠结于如何打破这样一种沉默的局面时,一把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哈罗,你们都到啦,不好意思,刚才有些事在办公室那里耽搁了。我是江波涛,这里的负责人。”

 

“你好,张新杰。”

 

“你好,安文逸。”

 

 

 

握了握手,三个人这就算相互都做了自我介绍,江波涛打开实验室的门,招呼两人进去。

 

“这个是区里办的竞赛社团,主要就是让学生们混几个奖项,中考高考轻松一点,你们也都知道,现在的学生都不容易。”听着江波涛的讲述,那两人点了点头算做了应答,“啊对了,电脑和多媒体都连好了,等上课的会帮你们开好的,电镜在讲台上虽然很少用的到但也还时不时的会用到。普通的显微镜在里头无菌室的铁柜里,这里地方是小了点,不过设备也算齐全……”

 

两个人被江波涛领着参观完了整个实验室,熟悉了物品和仪器的摆放后,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学生到了实验室,江波涛也不再多说什么简单的跟他们讲了今天的任务内容就离开了。

 

关于这任务内容嘛,很简单一句话就能全说完了:这里有课题的做课题你们边上帮一下,没课题的就给他们上一些实验基础。

 

这样他们开始了这一天的教学之旅……

 

8:30,学生们已经差不多都到齐了,两人简略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就开始上课。不,严格的来讲并不能算是上课,只不过是手把手的教他们做实验而已。

 

张新杰先是把培养箱里的培养皿取了出来,领着课题组的孩子们做观察,计数,还有一些简单的染色分析和镜检,而安文逸就带着一群初中的小孩洗洗锥形瓶,搞搞试剂,看上去也相安无事。

 

然后高中生们进到无菌室里开始做他们的实验的时候,张新杰空了下来,安文逸带着的那帮小鬼也干完了活。

 

接下来干什么?距离下可还有一段时间,怎么消磨呢?安文逸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可以让无菌室里那些人直接冲出来喊安老师我爱你么么哒的决定,虽然我们都知道张新杰不会让他们有这个机会的。

 

这些小娃们就这样被抓去执行配培养基的重要任务了。

 

说道配培养基,这是一件听上去很简单的事情,但实际操作却非如此,有些像鱼粉这样极易潮解的物质称量的时候一定要“快准狠”,还有一些膏状物,比如常用的牛肉膏,酵母膏等等都是需要一定的技术才能做到称量的准确。更有些培养基的工艺更加的繁琐,比如常用的PDA培养基就是如此,制作时得先将马铃薯块斜碎煮烂再过滤,用得到的溶液配制,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还有更麻烦的液体培养基,在这里就不多加赘述了。所以,孩子们,你们任重而道远啊!

 

在宣布了这个决定后,熊孩子们自是没有什么异议,张新杰也不废话在黑板上唰唰唰的写下了牛肉膏蛋白胨培养基的配方和PDA培养基的配方,熊孩子们基本的称量也都会上些,于是就直接开始了。

 

称量什么的那些熊孩子倒也是应付的过来,当然你们得无视那些粘着被潮解鱼粉的称量纸,还有糊满牛肉膏的小烧杯……但是之后的过程却着实让张新杰有些抓狂……

 

是谁让他们用自来水配培养基的?!是谁!!!

 

按理说这培养基吧是得用蒸馏水来配的,可偏偏不巧的是,制备机先生他阵亡了,于是熊孩子们打开了自来水龙头就往锥形瓶里灌水……虽然不是全部,但是熊孩子们这个做法还是让张新杰赶到很头痛。

 

制止了熊孩子的行为后,尽心尽职的张老师还是给那些熊孩子们上起了课。

 

“有谁知道刚才我为什么不让你们用自来水吗?”

 

坐在后排的一个男孩子举起了手,回答问题这件事自然就交由他做。张新杰示意他起来回答问题。

 

“因为自来水里面金属离子和残留的氯元素不一定能达到标准,会对培养的结构造成偏差。”

 

“很好,你坐下吧。”张新杰的眉宇间透出几分赞许的神色,虽然嘴上没说,但也很看好这个叫宋奇英的孩子。

 

安文逸也看得出来,自己的老师是很喜欢这个小孩的,说起来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刚才站在下面回答问题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哪怕得到的肯定仅仅只是一句很好。但是很快安文逸就把这个想法从脑袋里挥了出去,想什么呢自己难道在和一个十多岁的小屁孩争风吃醋嘛!

 

张新杰在讲课的同时也看到了安文逸的举动,却是并没有深究他这些动作背后的意味。

 

时间过得是有些快,一晃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除了一些要留在社团里继续课题的学生,其他的也大多回家各找各妈了。


回去的人自然也包括张新杰和安文逸。


路上两人也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最多也只不过是偶尔的目光相接,然后尴尬的转回头去。回到学校后也只是匆匆的到了一别,回到了各自的地方去。


安文逸在日记中是这样描述这一天的


今天和张老师一起去了J区的青少年活动中心代课,张老师给那些小孩子们上课依旧是那么严谨,有一个姓宋的学生老师看起来很喜欢他,要是那个孩子今后考来B大的话老师一定会很开心的。

今天张老师在给那些学生讲课的时候有提到一些实验操作的细节,已经整理在实验笔记本上倒数第十页开始的附录里了,有空要记得看。

说实话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自己也不一定处理得很好,尤其是针对移液管使用的那些技巧,虽然现在实验室里用移液枪的比较多但还是要多练习。

虽然这次代课并不是十分顺利,但是还是希望下次可以有这样的机会能和老师一起去校外。


“诶哟,小安啊,上礼拜课带的怎么样?我听小江说你做的还不错啊,要不要这礼拜的课也帮我顺便了?”

“叶教授这不太好吧!”

“没事儿,我让小张和你一起去。”

“那……好吧……”

这个礼拜也可以和张老师一起去校外呢w

安文逸表示计划通口-口+

评论(19)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