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维勇维】Our Victory

啊,我果然已经到了糟糕的老阿姨的年纪了吗_(:з」∠)_

写的时候十分牙白,想写打直球花式告白的子勇以及假装老司机开车反被撩的小仙女维,写不出那种可爱的感觉啊,二修的时候我再努力一下_(:з」∠)_

顺便安利格瓦斯,真的很好喝!!!小时候在新疆喝过,味道一直记到现在,真的超级赞!!!

以上





1


我叫胜生勇利,一个月前刚刚过完自己的十三岁生日,是一名随处可见的花样滑冰预备役选手,因为教练的关系,现在正在远离家乡的俄罗斯进行训练。明年的赛季就是我的青少年组首战了,现在想想还是有点紧张,毕竟现在可以熟练掌握的三周跳也只有两种。不过比起这个,目前的情况比较尴尬。


时间往前倒退十五分钟,那是莫斯科时间的凌晨四点多,十三岁的胜生勇利还处在一个朦朦胧胧不知所云的梦境当中,伴随着的,是下身隐隐传来的胀痛感。有点像是尿急的感觉,但是这样描述并不准确,因为这种感觉并不是从膀胱处传来的,位置或许要更偏下一点。

睡得迷迷糊糊的勇利却没有注意到这点细微的差别,他翻了个身,想着等白天再起来去厕所吧,努力地让自己再一次陷入周公的怀抱。直到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时,勇利才被自己内裤里的那种略微潮湿且黏腻的感觉吓了个清醒。


“啊啊啊,这到底是什么啊!”


勇利第一反应是脱下自己的内裤,他是第一次直接接触到这浅乳白色略微带点粘性的人体分泌物。

这个到底是什么啊,生病了吗?是要去医院吗?应该是要先找谁问问的吧。打个电话给爸爸吗?啊,那时候说要来俄罗斯受训已经很任性了,现在这样打电话回去会让爸爸担心的,还是不要了吧。那么去找雅科夫吗?啊,不行不行,总感觉被他知道了我有奇奇怪怪的病症一定会把我送回日本的。而且我英语也好俄语也好都没有很好,说不清楚的吧。啊啊啊,到底该怎么办啊。勇利有点手足无措,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地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总而言之,先把内裤清理了吧。


勇利这么想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先翻了一条新的内裤换上,再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走去洗衣房。


宿舍区的洗衣房是同一层楼公用的,虽然这么说,也不过就是十几个半大的毛头小子而已,成年了的队员们大多更注重自己的隐私和各个方面的需求而选择搬出去住。这个点的洗衣房应该是空着的,所以没有人会发现这件事情,所以我只要快点把内裤洗完带回房间挂起来就不会有人发现的。勇利这样安慰这自己,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一切似乎都进行得很顺利,勇利以最快的速度给自己的内裤打上肥皂开始搓洗,却在这时听到了脚步声。

“这么晚了,是谁啊。”别人小声的嘟囔从走廊里传来,因为声音太轻勇利没法分辨是谁在那里。他很紧张,手上搓洗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黑头发,亚洲人?”脚步声已经停了下来,声音的主人已经开始打量起了水池前的人,试图从背影上为数不多的特征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Yuuri!”

对方突然拔高了声线,吓得勇利立马挺直了自己的背脊,手也不由得攥紧了自己的内裤,下意识用日语回答道:“是!”

“果然是你吗。”来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一种突然如释重负的感觉,“我还以为有贼进来,这么晚了在做什么?不睡觉吗?”

“不不不,没什么。”声音越来越近,这个时候勇利已经完全可以分辨出来是谁的声音了。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他生命中的天神,现在就站在自己的背后。

“既然没什么的话就转过来嘛,怎么了,害羞了吗?”

声音听上去像是停在了距离自己大概三四步远的地方,到底要不要转过去呢?还在纠结的勇利,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的东西就已经被维克托抽走了。

勇利的反射神经也只够让他转过身去:“啊!维克托不要……”

阻止的话说了一半,勇利的眼神已经瞥到了维克托。啊,他绝对已经看到了,怎么办,好丢脸啊。


从维克托的角度看过去,那个娃娃脸带着点婴儿肥的孩子头一直低着,还是湿哒哒的双手攥住了衣角,晕出一小片水渍。东方人特有的红棕色的眼睛现在仍旧是水汪汪的,但目光却只停留在自己的脚尖,紧紧地盯着,不敢移开半分。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却不难猜出现在勇利的脸一定是涨的通红通红的。


“这是勇利的内裤?”

“是……是的。”

“虽然能猜得到,但是勇利果然是四角内裤派的啊。”

“是……是的。”

    “刚刚勇利做了一个不错的梦吧?一定是一个特别美好而且惬意的梦吧!”


    “是……不,不对,这个和梦有什么关系吗?”急于反驳的勇利突然抬起头,急切地问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维……维克托的话可以告诉我吗?关……关于这个的事情。”


维克托看着对方好不容易抬起来的头又随着声音的渐弱一点一点的低了下去,忍不住笑了起来:“勇利还不清楚这个吗?真是苦恼啊。”维克托竖起手指点着自己的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嗯……要不这样吧,勇利要不要今天晚训结束之后来我房间?”

“诶?!”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我会在房间一——直——等着勇利哦!”维克托笑着把内裤塞回勇利的手里,然后就离开了洗衣房,留下一脸懵逼的勇利在圣彼得堡冬季的清晨,一个人站在那呆愣成一座雕塑。

“诶诶诶?!”


2


维克托突如其来的邀请让勇利这一天的训练都明显心不在焉了起来。不光是早上的文化课时老师讲的内容全都没听进去,下午训练的时候他在之前已经完成度很高的2A上也出现了失误,虽然雅科夫对于勇利这种努力型的孩子舍不得下狠心去训话,但勇利已经在心里给雅科夫土下座式的道歉无数次了。


训练再怎么辛苦也只不过是一天当中的部分时间而已,维克托说的是晚训,结束的时间也不过就是晚上八点多而已,洗洗弄弄九点多的时候也就闲下来了。

勇利现在就在维克托房间的门口不停的徘徊着,好几次都鼓起勇气想要去敲门,又在敲到门上的前一秒把手收了回去。


“勇利,既然已经在门外了的话就直接进去吧!”胜生勇利被背后的声音下了一跳,转头一看是波波维奇,“维克托今天在我们那一组说了很久今天要帮你进行成长期少年的一对一商谈哦,快点进去吧。”

“诶?维克托吗?”勇利有点惊讶,谁料到还没等波波维奇说出答复的话来,维克托就已经把门打开了。

“哇哦勇利,你来了呀,快点进房间吧。格奥尔基你也要进来吗?”维克托这么说着先把勇利让进了自己的房间又紧接着给波波维奇使了个眼色。

毕竟是好几年的队友了,波波维奇怎么会不知道维克托的意思,马上接口道:“没有,我只是路过看到勇利站在门外而已,还有事,先走了。”

维克托内心给自己的好队友点了一个赞,又和波波维奇象征性的寒暄了几句就进了屋,关上门。


勇利十分拘谨地站在书桌边上,有点局促地到处张望着。他在打量维克托的房间,显然这个房间和维克托本人一样,十分的干净。每间宿舍都一样的各色家具基本上都没有被怎么动用过,除了床和写字台有一点点轻微的使用感之外,没有一点人生活过的印记。胜生勇利并不能在这个环境中感知到房间主人的性格喜好,这对于一个阅读空气仿佛呼吸一样的日本人来说是非常可怕的,这里的空气,就是一张白纸。

“勇利,你自己找地方坐哦,坐在我的床上也没关系。”

“不……不用了,我我我,我坐这把椅子就好。”


维克托从自己房间床头柜边上的小冰箱里取出两瓶格瓦斯递给勇利一瓶之后就自己坐在了床上,正对着勇利。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勇利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发生吗?”为了故弄玄虚,维克托还将自己的双手交叉起来抵住下巴,刘海遮住半张脸,冰蓝色的眼睛透过刘海看着对方试图透过眼神传递给对方一些什么。

“嗯……是的。”勇利低着头,不敢直视维克托,一直搓着不肯停的手充分的表露出了他的紧张,“这个……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吗?”

“相当严重呢!”维克托假装正经地说道,看到椅子上坐着的人如预想当中打了个激灵,表情也一下子变得十分严肃,心里暗暗地窃笑了一下。

“那么到底有多严重?”勇利使劲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抖的那么厉害。

“这可是关乎到勇利这一生性福的事情的哦。”维克托故意顿了顿,看着勇利紧张的调整起自己的坐姿,才继续开口,“这个是男孩子成熟的标志哦!”

“男孩子……成熟的……标志……吗?”勇利磕磕绊绊的重复着这句话,似乎是还不能确定自己听到的句子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没错没错,是sign,成熟的sign!”为了帮助勇利理解维克托还特意用上了几个英文单词,“所以,勇利在那之前到底做了什么梦?”

“梦?那个……可以说吗?”勇利还是有点犹豫。

“完全没有问题,不就是梦到喜欢的人这种事情嘛,很多人都有过啦。”


虽然说得轻巧,但是其实维克托也是有点慌的,他自己本身对于这方面管理的很好,并不经常出现遗精的情况,要是待会儿变成梦境讨论大会自己可就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啊。

“诶?维克托怎么知道?”

“知道什么?”

“喜欢的人……之类的……”


维克托暗暗窃喜了一下,他的好运气让他刚好猜到对方的梦境里出现的是喜欢着的对象,接下来就可以用这个开始延续话题了,Vitya good job!

“哇哦,没想到我居然猜中了!勇利喜欢的人是谁?和他在梦里做什么呀?”

“和维……维克托……”勇利的声音细如蚊呐,似乎是因为害羞吧,声音还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一起……滑……滑冰。”

“勇利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清再说一遍嘛。”维克托皱了皱眉,假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实际上他已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只是还不确定。


看到维克托这样,勇利不知道是从哪里突然来的勇气(梁静茹给他的),猛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提高了声音说:“那个梦里,我在和维克托一起滑双人滑!”

这一记直球把维克托打得有点懵,他抱着不确定的语气再一次问了出来:“勇利,我没记错的话,你刚刚说的是,喜欢的人?”

“是的,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维克托了!”勇利的眼睛还是紧紧地闭着没有睁开,只是脸比之前更红了几分,“从十二岁第一次看到维克托比赛的视频开始就很喜欢!维克托对我来说不止是一直努力的目标,更是天神一样的存在!”

“诶……”


维克托没有想到,平时默不作声不管对谁都是彬彬有礼甚至有点怕生的孩子会一下子说出这种话,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然而勇利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空气在他睁开眼睛后突然安静了,自己刚刚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怎么办?维克托会不会以后变得讨厌我?他比之前更加紧张了,下意识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勇利对着维克托鞠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的躬,然后说道:“对不起维克托今天真的太失礼了,我先回房间了!”


勇利急急忙忙地离开了维克托的房间,他没有忘记贴心的把门关好。然后他一路狂奔着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猛地关上了门,靠在门背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的心脏还在砰砰砰的乱跳,一时之间难以平复。

过了一会儿,他才冷静下来,慢慢地走向自己的床,把自己的脸整张地埋进枕头里。

啊,维克托会不会讨厌我啊……

突然之间说了这样的话,还把他一个人丢在房间里自顾自地跑了……


而另一边,维克托还没有缓过神来,他觉着自己的脸似乎有些发红发烧,他试图用自己的长发把脸捂住,却在手伸到到脑后的时候才记起来自己是扎着马尾的。

啊,肯定被那个日本的孩子看到自己脸红了,说好的亚洲人比较含蓄呢?明明告白这么直接。

维克托这么想着,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脸上的温度明显高出了很多,他蹭了蹭自己微凉的手指,喃喃道:“脸那么圆全身还肉肉的,以后就叫勇利小猪猪好了。”


评论(14)
热度(97)
上一篇 下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