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磷酸键

堆文用的,CP杂乱,看看就行,没啥文笔的撒

我就是安文逸痴汉!安文逸痴汉就是我!

微博:_单偌宇_

最近全职中毒/各种cp杂食 /喜欢轮回因为离家近/张新杰我男神/站桩暴击真牧师嫁我/三字母不出坑/基三华乾炮姐喵姐/基三同好求勾搭啊!

新手反娘/会发风景照。。。
没有什么技术只会按快门。。。


ID的本质其实就是~你们信吗

【维勇维】无关那些

love!比心!感谢太太考试周还给我写G!

蠢鱼。:

·维勇维【不过感觉都可以啦你们看看自己觉得是勇维维勇都好太洁癖的关了吧_(:з」∠)_】,ABO半原设,以前想的设定改了一下,有关b与a在一起的小争论稍微有,不过挺甜的算是食用愉快。

·是写给 @高能磷酸键 太太的G文♡太太场贩出本开心~南京o约起来(「・ω・)「嘿
太太的满载车的互攻本【设定】能吃的话看看?

·以上食用注意♡

——————————————————————————————

  “勇利,在做什么?”

  坐在沙发上的青年回过头,半眯着棕色瞳眸有点疲累的看向他。

  “唔——仔细写了一下下个赛季的编舞和构思……欢迎回来,维克托。”

  “看样子你一下午都没起来过?辛苦了。”

  穿着风衣的银发男人走过来把他按进沙发,下一秒就俯身吻住了那双润泽的唇。

  “!……”

  胜生勇利烧红了耳廓却抬头接受着他的亲吻,恋人柔软的银白色发丝蹭过额头、熟悉的气息包裹而来,和自己黏黏糊糊的搅成一团。不得不说,这实在是让他感觉十分放松。

  “甜味?”

  银发男人伸出舌尖舔了舔上唇,动作色气的让黑发青年一下红透了脸。

  “披集给的手工制糖。因为你上午去雅科夫那里报告了不在,他说明天再给你带。”

  青年晃了晃右手拿着的糖果,形状有点怪异的橙黄色透明固体被固定在一根削细的…呃、大概是木条上?这个年代竟然还有人会用木材来做这种小东西吗?

  维克托•尼基弗罗夫偏着头摸了摸下巴,心里估计这家制糖店的主人应该对原生态的东西有些偏好。

  “勇利喜欢吗?那下次我带你去好了。”

  “恩?”

  他的Alpha揉着后颈对他眨眨眼,即便脸颊染上的浅赤已经暴露了他的窘迫、但现在唇角勾起的弧度仍然撩人又戏谑,像是对他刚才突然袭击的报复。胜生勇利从身边放着的训练计划里抽出雅科夫要他交给维克托的那张扬了扬,接下来还想着下周带恋人去放松一下的俄罗斯选手就看见了他满到令人诧异的复竞训练表。

  “……勇利…”

  “我的教练,你下周不会很忙吗?”

  “勇利……太无情了,请不要对你的教练说这种风凉话。”

  维克托无奈的看着他挑起眉的样子,在无声的抱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之后只得默然无语地摘下对方的眼镜、气鼓鼓的把他的学生扑倒在沙发里继续刚才的亲昵。

  “好了维恰……嗯…别闹。”

  黑发棕眸的青年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他安慰地拍了拍这只大型犬的背,顺便把剩下一半的糖塞进对方的嘴里以表歉意。

  “为了我耽误了一年赛程现在训练量大也是很正常的……你看,我的训练时间也不比你少啊。”

  回应他的是咬碎糖果的咔嘣咔嘣声。男人用那双蓝冰色泽的眸子直直盯着他,控诉着他那一脸掩饰不住的笑意。胜生勇利差点就憋不住直接大笑出声;不过最后他没能得逞,原因是维克托扣着他的后颈俯下身来,把咬碎的糖全渡进了他的嘴里。

  “唔……”

  他的专属教练好像有点心情低落,但很快又认命的开始抱怨。他叹了口气, “谁叫我看上了勇利你呢。”“为了勇利我得努力才行啊。”这样嘟哝着,话语间满满都是对能占有自己倾心的爱侣的骄傲。而他的学生摸着被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的下唇,侧过头去咬住他的腺体将一切点燃。

  “标记了……网络上没什么事吧?”

  “嗯哼♪有点小麻烦吧。虽然我的魅力没有消减,明明是个Beta都二十七岁了还要复竞这种论调也挺多人支持来着。”

  “维恰,你知道的……无关那些。”

  “好的好的我当然知道。你也知道的,我爱你直到我的生命燃尽为止。”

  “……你总是说些动听的话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爱人总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尽快带过那个他们都不愿意谈起的舆论话题,这让胜生勇利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相当愧疚。毕竟维克托是因为他才选择休赛的,否则他百分之百会成为花滑界的一个Beta传奇。而那些死灰复燃的种族论支持者对维克托的态度……就算只知道一星半点,他也明白他们的言论有多么恶劣。

  ——如果自己没有耽误维克托的话……

  ——不……和这无关。

  “别去想那些,勇利。现在你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在我身上。”

  “你最好快点……我们只有一晚上的时间用来休息。”

  “这算是明示吗亲爱的?”

  他们纠缠着吻在一起肆意抚摸,维克托好不容易抱着对方歪歪扭扭的走进卧室就又被扑倒在床上。青年骑坐在他的腰胯上扯着他的领带逼他仰视自己,充满煽动意味的学着他舔了舔唇。

  Alpha的信息素开始扩散,展露出难得的侵略性气息包裹在他周围。勇利挑起他的下巴,指尖滑下指腹摩挲着他的喉结。

  “你先来吗,我的教练。”

  “哇哦,”被撩到的银发男人解下领带,风衣和西装外套不知何时已经落在地上。“Surprise.”

  “只许注视着我一个人。”

  “遵命。”

  亲吻、舔吮、啃咬,恣意的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迹。这对灵魂伴侣如此妄为的宣示着彼此的所属。没有任何余地留给非议他们的人。

  “你介意他们说的那些吗……维克托。”

  “你介意一个Beta进入你的身体吗?勇利。”

  “是你的话……好吧,我当然不介意。”

  爱情始终是不讲道理的东西,胜生勇利从未在遇见维克托之前这么清楚深刻的认识到这个事实。

  “无关那些……维恰…”

  ——别去在意那些谣言,我们在一起无关那些。

  “我知道的…我相信你。”

  ——如果是为了与你相拥,一切都无法将我阻挡。

  情迷意乱之际他们彼此坦诚地拥抱着吻在一起,右手无名指上的金色素戒在光线微弱的室内反射着柔和的金属光泽。这场情事似乎永远不会完结,胜生勇利翻身将对方压下,一手将额前碎发梳到了身后。

  “说你想要我。”

  “我想要你。”

  “很好,维恰。”
  ……

  凌晨已至。

  生物钟难得没有起作用,胜生勇利早起了一个小时。他例行亲吻了身旁熟睡恋人的脸颊然后利落的套上运动服,在洗漱整理完成之后进厨房磨了杯咖啡,甚至还顺手做好了早饭等待他的教练起来之后一起用餐。

  “呼——”

  香浓的棕色微苦液体滑入口腔。他呼出一口热气,无意识的磨蹭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就像曾有无数人问过他们无数个为什么一样,他也坚信所有人终会明白那时他们的决定是为什么。这份爱情无关那些,而是跟花期到了花朵会绽放、钻石拭去泥土便会发光一样自然。

  好比是互相需要的鱼与水,他们得不到对方便只有消亡的结局。

  “勇利……再听到那些匹配论我能揍扁他们吗?”

  刚醒来的尼基福罗夫教练从背后抱住他,可能是没睡醒,语气里难得有点偷懒撒娇的意味。

  “当然,我永远站在维克托的一边。”黑发青年伸手摸了摸他睡乱的头发抿唇一笑。“责任我们一起负。”

  “早安吻……”

  “好好。”

  ——没人规定他们不能在一起,对吧?

  胜生勇利从没后悔过当年为了维克托远离家乡和暗恋的青梅竹马去学习花样滑冰,就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从未后悔过遇见他最终选择他一般。

  “维恰……你还记得那个时候发的誓吗?”

  “当然了~勇利说的我还录下来了。”

  “……你录下来了?!”

  “是啊。因为太可爱了,本来我还想设置成起床铃声呢♡”

  “……如果你不想手机被我失手摔坏还是不要比较好。”

  “开玩笑的。我可不会给勇利失信的机会哟?”

  “我也一样。”

  ……

  还记得那个时候遭到舆论攻击的两人一边严肃正经的正襟危坐一边盯着对方不断反复询问。那场景搁到现在他们每次想起来都忍不住笑着抱成一团。

  “你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
  
  很简单的答案。因为无关那些,身份成就等级性别统统抛开之后,我仍然爱你。

Fin.♡

评论
热度(77)
上一篇 下一篇

© 高能磷酸键 | Powered by LOFTER